汽車借款斷供套住了誰擔保業務缺乏資信把控造漏洞

來源: 汽車借款救急網    發佈時間:2009/8/6 下午 05:10:28    流覽:    返回  打印
丈夫消失了,他留下的汽車竟然變成了債務,才辦完孩子滿月酒的小萍陷入了被起訴的困境。
丈夫消失了,他留下的汽車竟然變成了債務,才辦完孩子滿月酒的小萍陷入了被起訴的困境。

前天下午,小萍的父親來到了上城區人民法院民二庭。女兒是第一被告,作為父親,他希望積極地面對法庭,把事情說清楚。

據上城區人民法院透露,2009年一季度車貸斷供案增幅明顯,收案數達12件,幾乎等同於2008年全年該類案件的收案數,佔當季民事收案總數7% 。其中,涉及“浙江譚記汽車貿易有限公司”的案件最多。

沒有工作的丈夫,讓妻子出面擔保

把小萍起訴到法院的,就是浙江譚記。而她的丈夫樓松作為配偶關係被起訴為第二被告。

2008年3月,樓鬆在浙江譚記購買了一輛價值10萬元左右的本田轎車。當時,樓松選擇分期付款的方式購買。 “他回來告訴我女兒,車是給她買的。”小萍父親如今回想起整件事來,覺得是個騙局。 “不管是買車手續,還是擔保手續,他全部要我女兒簽字。”2008年7月16日,小萍簽署了一份《個人消費借款合同、個人消費借款保證合同》。根據合同約 定,小萍獲得了7.6萬元的汽車消費貸款。

此後小萍就沒有過問過還貸的事情。直到2009年3月,她意外收到法院的傳票才知道,樓松還有6.9萬元的汽車貸款沒有歸還。

因為樓氏夫婦連續多期未按時還貸,作為擔保的譚記被銀行扣除了6.9萬元的保證金。於是,小萍作為第一被告被浙江譚記起訴。

“我女婿根本沒有穩定的工作。擔保公司為什麼要替他做擔保?”小萍父親說,女婿以女兒的名義貸款買車買房,然後又將房、車抵押借款,以高額利息進行民間借 貸活動。只要一個資金環節出現問題,小萍就得被迫背上債務。 “譚記沒有調查清楚他們家的經濟情況,這樣隨便給樓松做擔保實在害苦了我們。”

賭徒貸款買車,只為抵押當賭資

不只是小萍一個個案。

2007年7月19日,楊幸等三人與譚記簽署了《汽車消費貸款擔保協議》和《汽車中介服務合同》。 2007年8月1日,雙方與銀行再次簽訂《個人汽車借款及擔保合同》,貸款金額為13.6萬元,貸款分36個月按等額本息歸還。

然而,因三人逾期無法還貸,譚記被銀行扣除了1.2萬元的保證金。

據上城區人民法院執行局李軍回憶,楊幸等三人都是沉迷賭博的賭徒。他們買車後立刻將車轉手抵押給安吉的地下錢莊。安吉地下錢莊又將車抵押給了余杭 的地下錢莊。 “這些人買車的目的就是為了抵押套現,為自己籌集賭資。”據李軍了解,法院執行局受理的同類案件有90%以上的車主都是賭徒。 “很多車因為多次轉手都已經找不到了,執行工作非常困難。”

承辦法官表示,其實這些賭徒的資信並不樂觀,如果擔保公司的業務員在做業務時可以多些了解,本可以降低擔保風險。

資信把關不嚴,造成斷供漏洞

昨天,記者聯繫上譚記委託代理人阮先生。在電話採訪的過程中,阮先生不願過多透露信息。他表示,客戶斷供是譚記長期面臨的問題,其實公司也很受 傷。他在電話裡表示,增加斷供風險的一個原因就是公司業務人員對客戶資信能力的把關還不夠到位。此前,他們對這些業務員進行了內部停職處分。

上海大眾浙江銷售的李先生表示,目前考核客戶是否具有還貸能力的檢驗方式還比較模式化。 “不具有欠款記錄;提供房產證、結婚證、戶口及收入等各項證明;沒有不良資信記錄。具備以上條件,車主基本上都可以申請到貸款。”然而,從這些靜態的證明 很難看出一個人動態的經濟狀況。 “作為擔保的金融公司或4s店很難知道車主近期內是否有經濟危機,其還貸能力有沒有出現變化。”

此外,如譚記的阮先生所說,信貸業務員為了拉進業務,往往對顧客的篩選沒有良好的把關。 “一些業務員甚至可以幫你偽造假的戶籍證明或收入證明。”李先生表示,辦理擔保的手續費用在3000元-5000元不等,“往往是因為這些蠅頭小利,就可能增加公司的斷供風險。”
回到列表